其實標題不知道要怎麼下,但是這次的夢也是走玄幻(?)加上科幻奇幻類型的吧。

 


 

夢的一開始是一座山,這座山很大、山的真正名字早就已經年代久遠,現在的人也是以另一個名字來稱呼這座山。

我跟另一個青年住在山的很深處,是一個竹林裡面,住的房子是日式那種古老建築,因為四周全是竹林,從正門來看似乎不大,但是實際上內部比從正門看到的還要大上許多。

 

嚴格上來說我跟另一個青年不是人,而是算是這家的守護神,代代隱居服侍著這個大宅的主人。

這個大宅的家族是個龐大且有勢力的家族,真正在做什麼不知道,但是只要是這家的家主在年老後都會被送來這邊養老直到逝去。

我跟另一個青年不曾想要去外面的世界,因為這是我們跟最初的家主約定好的事,即使我們沒有結下什麼契約、只是口頭上的承諾,但我跟青年還是待下來了,一待就是好久好久。

 

原本這個大宅的人是非常多的,但是時代變遷,我跟青年見證了這個大宅的繁華與衰落,這個家族的人紛紛移居出這座山去了大城市發展(有點像是50或60年代左右的城市設定),而後來這座大宅也漸漸成為了被眾人遺忘的地方,只有那些家主在年老快要逝去之時才會想到這個地方來度過最後的日子。

而在大城市中,已經沒有人再相信我們的存在,我跟另一個青年成為了「另一個世界」,也就是現在的人已經看不到我們了,我跟青年不再是真正意義上的守護神、而是一個家族的流傳下來的古老故事。

人們只當我們是不存在的事物,縱然我們知道我們自己是真實存在的,只是人們已經不再相信有我們的存在、他們本身拒絕相信我們存在的這件事實。

 

而也因為如此,我跟青年雖說一直庇護著這個家族,但是當他們不再供奉我們時,我們的庇護也無法再傳送到他們身上,這個家族開始漸漸出現了衰落的姿勢。(但是依然非常大)

直到這代的家主在年老之後選擇來這個地方住,或許是老人想要有個心靈的寄託吧,我跟青年在這個家族裡流下的傳說被老人做成了塑像 - 狼與狐,這是我跟青年在這個家裡被流傳下來的形像,我是狐、青年則是狼。

老人每天祭拜,雖然我們並非以這種方式來得到能量了,但是因為老人的舉動而使得我們對家族的庇護又重新連結了起來,但也只是局限在這個大宅裡。

 

過了一陣子,老人突然看到了我們的存在,我跟狼(青年)也錯愕了一下,或許是因為他的心靈寄託相信了我們的存在、因此才能看到我們的吧。

之後我跟狼便在山裡巡視散步的行程上多了一名老人,老人帶來的僕人們是看不到我們的。

有一天老人的孫子來到了這個大宅裡,看起來才五歲或六歲的樣子,而老人的孫子竟然看的到我們。

據說是因為家裡父母,也就是現在的家主與主母為了讓孫子多陪陪時日不多的老人所以才送來這邊暫時陪老人幾天。

原本小孩是對我們保持戒心的,但是在這幾天纏著我們最勤的就是他。

 

後來小孩被接了回去,我跟狼又過著與老人一起散步的日子,在最後是我們看著老人嚥下最後一口氣的。

而老人的遺體被送回大城市裡公祭火化,大宅中的僕人們也因為老人逝去的關係回到了城市,我跟狼又成為了狐獨的兩人。

對我們來說時間的流逝與我們無關,但是在那之後過了一年,我跟狼在一個下雨的日子裡聽到了車子的聲音。

車子是那種很古老的古董車(雖然在夢裡的世界算是很先進的東西),老人的孫子就這樣從車裡連著行李一起被丟在大門口。

我跟狼走到小孩面前,但是卻發現小孩似乎看不到我們了。

 

『看來是在城市裡選擇了不再相信吧。』狼這麼說。

『我們現在對人類來說只是古老的傳說,是不存在的東西,小朋友就算以前見過我們也只會被家人當做是他幻想出來的東西吧。』我笑著說。

但是當我們在交談的時候,小孩卻放聲大哭。

 

「你們在哪裡?為什麼我看不到你們了?」

我跟狼都錯愕了。

原來小孩是相信著我們的存在,那為什麼他卻看不到我們?

『我們不就站在他面前嗎……?』

『為什麼會這樣?』

諸如此類的語句不斷在我們的對話裡重複著。

 

小孩一邊抽泣著,一邊像是察覺到什麼的樣子:「你們在附近對不對?我聽到你們在講話了!但是我聽不清楚……」

『我們在這裡啊!』

我跟狼如此喊著,而小孩停步哭泣了,就呆望著站在他面前的我們。

接著小孩又大哭,整個撲向我們並抓住我們的衣袍。

「我以為我再也看不到你們了……」

我將小孩抱起,走進屋子裡並輕聲安撫,這時我跟狼才領悟到,不是只有人類單方面不相信我們的存在,在長久的時間中我們也漸漸的認為我們自己只是傳說而拒絕了與人類的往來。

 

而小孩是因為在接觸我們之後,回到城市裡被家裡的父母認為小孩的精神有問題,於是便從繼承人的位置上被剔除、改成剛出世的弟弟繼承,沒有用的小孩便被丟到這個大宅裡生活,僕人則是要過幾天之後才過來。

 

 

 

夢到這邊就結束了(?)

搞到這樣其實我有點想寫這個夢的後續了XDD

創作者介紹

幻想記錄室

房東;掌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