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了。

曾經有個女人,在他與孿生兄弟不知為何被棄養於垃圾堆旁時,將他們一手一個抱了起來,帶回去那個有著酗酒的丈夫、小小的房子裡。

她說,他們是她在得知自己不會有小孩的絕望時刻、在垃圾堆裡找到的天使。

她也說過,那個男人並不討厭他們、只是知道自己最愛的女人無法孕育出她最想要的小孩,於是將自己放縱在酒色財氣當中不再回來。

那女人養了他們七年,日復一日受到男人的暴力,他們甚至覺得、男人已被『魔』佔據,女人說的那個人、早已逝去在那個他們所未曾經歷過的時光。

他曾經想著,若是可以回到過去阻止那些無法捥回的憾事,那麼這一切就不會發生了,女人可以跟她最愛的男人牽手到老、他跟兄弟也可以不必離開親生父母的身邊。

但那個活了很久的傢伙說,這是命運,就算他再怎麼有辦法回去阻止,他們還是會因為其他的人、事、物而又回到原本的結局。

他討厭命運,但是他更討厭那個活了很久的傢伙卻為了自己不可能擁有的命運而選擇屈就。

「因為沒有後悔藥這種東西,所以我不會再去後悔我曾經所做過的事。」

同樣的理念不謀而合,活了很久的傢伙討厭他再去提起以前的事、他卻因為那傢伙所受的罪而刻意不斷提起。

在那之後、過了好久好久,時代變遷、滄海也能變成桑田,當醒世不再有戰爭、不再存有科技,只剩下殘存的物種與破敗的廢墟後,他又見到了那個女人。

女人不再是他當初所見到的那個樣子,而是個小小的、有著可愛酒窩的女娃兒,赤著腳、身上有些髒的拿著自己的布娃娃問他:「大哥哥、你是天上來的嗎?」

一向不怎麼笑的他、在除了那兩個人之外的人露出淺淺的微笑,蹲下身摸著女娃的頭淡然道:「我只是散步、偶然來到這裡。」

女娃偏著頭、有些呆憨的露出沒有心機的純真笑容,開始天天來找著這個『每次都偶然』來到這個地方散步的大哥哥玩,一邊跟他說著今天發生的趣事,還有她認為另一個廢墟裡住的人都看起來好兇惡……之類她認為不怎麼愉快的事。

直到有一天,女娃興奮的跑來找他,笑著對他說:「隔壁家的小哥哥對我說、他長大後會娶我喔,他的名字是……很好聽對吧?」

聽到女娃口中那名小哥哥的名字,他當下愣了,也突然暸解了很多。

有所缺失的、便會有所得回。

「你很煩,不要一直笑。」

寂靜的黑暗空間,他自言自語般的說著,像是對著誰沒好氣的抬槓,張揚的紅髮從原本束起的狀態散落在肩上。

「我喚過她『母親』,她轉世了好久才跟她口中那個愛她的男人在這一世長廂廝守,對她、我只有感謝,所以才會叫輪迴在這世給她美好的人生。」

語氣中似乎顯的有些疲憊,但是仍掩蓋不住隱藏在疲憊之下的愉悅。

「我不是個好人,從以前就不是、現在也不會是,這麼做無非是還她那份養育之恩罷了。」

側耳,像是傾聽著什麼,他顯的有些暴躁,以往不曾有的情緒在那天之後經常出現在他臉上。

「我說過了,這是我在你出來之前唯一能替你做的事。」

難得的,他低聲說著,臉上有著深深的自責與痛苦。

「我代替你走遍三界、代替你守著滄海桑田、代替你展露我幾乎不可能會有的各種感情,該是我問你的時候了。」

坐在黑色的空間中,他低下身撫摸像是鏡面般的其中一個空間。

「什麼時候才要醒來?」

問句,但是他再也沒聽到那個人的回應,只感到一聲嘆息迴繞於耳邊。

 

 


 

 

我根本不知道我在寫什麼……

或許是很久以後的故事了。

 

 

創作者介紹

幻想記錄室

房東;掌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