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都是真的、一切都是假的,凡是你所看到的事可以是事實、也可以是謊言。

這些話我過了很久很久才領悟出它們實際上所蘊含的道理,但當我發覺我想要回頭時,已經沒有回頭的路了,17歲那年,我遇到了我人生中註定會遇見的事與人,同時、我也註定了我將永遠失去我重要的一切。

你知道嗎?我們所住的世界只不過是無數大大小小的空間裡、其中一個名為宇宙的空間罷了,而你、是生活在這個名為宇宙的空間,一個名為地球的地方。

問我有沒有外星人?老實說、我也不知道,人類的科技進步,總有一天可以去外太空尋找新天地的,但這個苟延殘喘的地球有辦法撐的到那時候嗎?

啊,真抱歉對你說了這些,或許對你來說很快就會忘了這些話、以及我的存在,不過沒關係,至少讓我介紹一下我自己吧。

我叫徐逸,是名巡守。

起初我也不知道什麼是巡守、也不知道這個詞所代表的意義,對我來說這個名詞是非常陌生且令人疑惑的。

但我在摸索它的時候,才發現到,轉眼間、即是另一個世界。

正值夏日傍晚的悶熱時節,老實說我非常討厭這種天氣,講白點就是我討厭流汗更討厭運動,但沒有辦法,這種季節就是要讓人流汗。

每次都會留到這個時間才能走人,主要還是因為我參加了社團,每天放學後第一件事就是社團練習,對於社團的嚴謹規定我無法多說什麼,畢竟似乎這是社團的習慣與規矩,既然都參加了,我也有我的目的,那麼就順從吧。

海邊的學校在傍晚時總是特別悶熱,喔,我忘了一件事,那就是我們的學校就位於港口旁邊,每每學長姐都會嘲弄道:「若是出現颱風,我們學校沒有意外一定放假。」

海風所帶來的溼氣總是可以隨意地讓人滿身大汗,總是這個時間待在大門口等公車的學生大部份只剩下我們社團的成員,但今天卻只剩下我一個人待在校門口等公車。

原本跟我會在同一個時間出來搭公車的社團成員們,不知怎麼的突然一個個臨時有事、不然就是要留晚一點繼續練習,其實像這樣也是不錯的,至少不會再聽到他們嘰嘰喳喳的聊天聲,反而清靜許多,我不怎麼喜歡跟人交際,但是畢竟是社團成員就一定會有交流,免不了還是要跟他們互動,更何況在這種教育制度下與現在的學生的相處方式來說,沒有團體可以依靠就會被排擠、接著成為眾人排斥的對象,雖然對我來說沒什麼、但是至少在這校園的三年我還想安穩的過。

除了在家之外很難得在外面有自己可以獨處的情況,最主要還是因為我本身就覺得感覺好像自己就是天性般的感覺哪裡都跟別人不一樣,要說我自我感覺良好也有可能、但就感覺似乎哪裡不對勁,總是認為似乎這不是我應該做的事。

而且上了高中後,這種感覺更加的強烈了,還記得以前小時候曾經在鄉下的老家附近發生過奇怪的事情,或許可能是那時候的後遺症也說不定。

當時發生了什麼事我完全忘掉了,只聽我媽媽說我本來跟在她旁邊、才一轉眼而已就不知道跑去哪了,後來是在附近不遠的田邊找到滿身髒兮兮的我,媽媽認為是我自己亂跑,但是我奶奶卻說我是被魔神仔拐走的,沒有道理一個小孩子會瞬間自己跑到那麼遠的地方去。

後來吵著吵著大家還是認為是我自己亂跑的,但我自己卻完全沒有我從媽媽身邊離開後到在田邊出現、這段失蹤期間的記憶。

只記得我就坐在田邊,然後全身泥土的看著我媽媽很著急的衝過來抱住我,接著回家被我爸賞了一頓藤條,罵我怎麼不乖到處亂跑讓大家擔心,想想似乎就是從那次事情發生後,我開始會下意識的與人互動時儘量不要到深交的地步。

只是覺得別深交對自己或他人都好,沒來由的就這麼覺得了。

就在我發呆亂想的同時,突然遠處一陣燈光照來,我看了下從路另一邊緩緩駛來的公車,抬手看了下手錶,覺得有些意外。

這班司機在我從一年級至升上二年級後就一直是固定這個班次的司機,平常這個司機要嘛不是準時到、就是可能會晚個幾分鐘才來,根本沒看過他有準時或是提早過來,但是今天卻很意外的提早了快五分鐘,讓我感覺有點驚訝。

看著熟悉的公車逐漸過來,我揮了揮手示意公車停下,一邊掏出零錢準備上車時投幣,但車子至我前方停下的同時,下意識的覺得有哪邊不太對勁,說不上來的奇怪感開始在心底蔓延,直覺般的認為好像哪裡怪怪的。

抬頭看了坐在駕駛座的司機,我忍不住皺了眉頭。

這個班次的司機姓何,是個有個啤酒肚的老司機,因為平常搭車都搭這個班次,所以久而久之我與社團的那些成員們也都跟這個司機有點交情,甚至就直接『老何』這樣的叫法來稱呼司機。

但是這班理應有老何在的班次,卻沒有見到老何在駕駛座,而是另一個穿著司機制服、戴著粗框眼鏡的青年坐在駕駛座上,也不是沒有搭過其他路線的公車,但從來沒有看過這麼年機的司機,感覺就像是大學剛畢業不久的新鮮人,可是卻又給人一種斯文、穩重的感覺。

從口袋中拿出事先準備好的零錢,在投錢時我同時開口問了下青年:「原本這個班次的老何呢?」

青年臉上保持著微笑,一邊把自機器印出的車票撕下遞給我,說:「何先生今天身體不適,所以由我來暫代職務。」眼鏡青年這麼說著,將車票給我後,手指了下公車前窗上方釘著的值班司機名牌。

『代理 - 嘯錚』

先別說那個令人感到很稀奇的名字,現在的公車包商連代理都會用個特製的代理名牌來用還真的有令我吃了一驚。

說不上的奇怪,但除了那個名字之外一切又看起來很正常,想想或許是我自己庸人自擾,在心裡自己嘆了口氣之後,帶著有點感到沉重的身體隨意找了個位置坐下,然後往後躺在椅背上、側著頭看著窗外所經過的風景。

原本我是沒有多想什麼的,但是直到我經過了兩三站後開始覺得今天的公車……似乎真的不太對勁。

我所要下站的站點從學校開始算起的話、約會經過八站,但是因為這班公車會經過學校附近的老街,由於老街附近有著古蹟、加上又被政府整頓過成為觀光盛地,在經過老街的不遠處也有設公車站牌在那裡,就算不是假日也都還是會有人在該處搭乘公車,但今天卻完全的沒有人出現在那,就連之後的站牌也都沒有人出現。

等於說這輛公車上除了司機以外、只有我一個乘客。

感覺好像一切正常、但又令人覺得全身不對勁,我趁著公車停下等紅燈的同時挪到了前面的座位坐下,而那位代理司機似乎也有從後照鏡看到的樣子,笑著說:「我在開車的時候走動,這樣很危險耶。」

我也只是笑了笑說了聲不好意思,接著看向窗外的景象,終於到了下個站牌,我看到有名婦人站在那邊,但奇怪的是卻不像是要搭公車的樣子,也沒有像是要舉手招公車的意願,就這樣看著公車經過她繼續往前行駛,有些忍不住的,開口問了下司機。

「剛剛好像有個阿姨站在站牌旁邊要搭公車耶。」我看著司機問著,司機的臉上只是稍微驚訝了一下。

「但是我沒看到她招手啊?要是搭公車的話就會招手了,可能只是站在那邊等其他人吧?」代理司機這麼說著。

想想也是,以前我曾經在別站搭公車時沒有招手、公車就這樣無視我然後跑掉、害我遲到被多等了我半個小時的同學唸,只能說是我真的想太多,今天乾脆回家時好好泡個澡讓自己放鬆好了,我當下這麼決定,但我卻沒發現到此時後照鏡所映出的、那名代理司機看起來有些奇怪的微笑。

一直到我即將要下車的站點時,我將車票遞給司機準備要下車,由於這個站點離我家近,加上站牌的對面就是某間知名的百貨公司,所以車開一打開,熱鬧且吵雜的聲音就迎面而來,看了看外面也沒有剛剛在車上那種奇妙的感覺,有點心安的就這樣順著車內的樓梯往下走,就在單腳剛踏到地面上前,那名代理司機突然喊住了我。

「……東西!」司機的聲音被公車外車水馬龍的嘈雜聲音給蓋住,我聽不清楚他說了什麼,疑惑的再度看了下他,但接著代理司機沒有再重複他想說的話,突然往我這邊拋了個亮亮的東西過來,我反射性的順著拋物線接住、但我的腳也同時完全離開了車門。

手心攤開來一看,是一個紅色的勾玉,重點是這個勾玉看起來就很貴、而且這絕對不是我的東西,正想跟那名司機說這不是我的東西時,抬頭一看、公車已經開走了,就在開走的同時,我耳中的嘈雜聲頓時就像有人按下了搖控器上的音量鍵,從令人耳痛的大聲直漸小聲、最後完全的靜音。

我愣了一下,回神看了看四周,更意外的是我四周的人、車,全部都不見了。

彷彿這裡從來沒有過有人經過的蹤跡。

創作者介紹

幻想記錄室

房東;掌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