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是個世界觀很龐大的夢,跟其他的世界觀有些不太相同。

似乎是跟以前做過的某兩個夢是很類似的世界觀。

 


 

【片段一】

 

首先劇情是發生在一個三角地區,一個強大的國家、一個傳統的村子(或者又該說是城?)、一個城。

這塊土地因為很多的因素,所以大大小小的紛爭不斷,有著相當多不同文化與民俗的族群在此塊土地生活,而這個三角地區因為曾經的傳說便稱為「鬼源鄉」。

 

傳說中的鬼源鄉所誕生的生命都是鬼的後代,在很久很久以前的太古時期中,鬼在此處君臨天下,就在最巔峰的時刻,鬼在一天內盡數消失,沒有人知道他們去了哪裡。

 

其中這個強大的國家名為「梵音」,梵音信奉天上的神,每在王位接替的時候,王要獻上兩名神所指定的童女與一名「異人」,而神會將他們接到天上,之後梵音便會國事強盛。

而異人是指什麼樣的人所有人都不知道,只知道異人異於常人這種簡單的解釋而已。

 

傳統的村子中(其實規模大小應該比較像三國時期的那種城)沒有天上有神的這種觀念,大自然就是他們的母親,這個村子的人以驍勇善戰聞名。

 

村子中,年輕的村長前往森林探勘時自野獸爪下救出了兩個與自己年紀差不多的少年少女,少年的白金髮色與淡藍色的眼睛是梵音王族才有的獨特顏色,而少女有著黑髮、對村長來說也是很獨特的顏色(因為在他們那個村子裡大部份以麻黃色或是楬色這種髮色為主),但最奇怪的是少女有雙淡銀色令人不敢直視的眼睛。

 

 

【片段二】

 

少女是鬼的統治者,鬼之子,從來沒有人會去探訪的山中城市因為路途太險峻所以所有人都以為那只是個傳說,但實際上有著這個城市的存在。

這個城市裡住的全是鬼。

而少女為鬼的後代,有著可以號令鬼的能力,少女本身並沒有性別的差異觀念,因為對她來說通通都是一樣的。

 

而梵音卻帶了一整個軍隊克服險峻的山區圍住了這個鬼所居住的城市,在被圍城的情況下,少女不得已成為了俘虜以換求鬼城的和平。

但就在少女離開城市的那一刻,軍隊開始進入屠城,被少女下令不可妄動的鬼民們被軍隊一一殺盡。

少女嘶吼著、詛咒著,鬼之子的雙眼流下了名為悲憤的血淚。

 

「我們從未忘卻這塊土地所留下的記憶、鬼之民淡出歷史已久,卻仍然守著祖先所留下的東西;

 梵音的王族啊,你們究竟是真的忘了你們真實的血脈嗎?或只是想欺騙自己任何事從未發生過?

 我詛咒你們!梵音不再有初生兒的啼哭、成為他人刀下之俎!」

 

 

【片段三】

 

少年是下任王位繼承人,今年父王即位時遲遲未找到異人奉天,後來經占事一說才得知有鬼城的存在。

王子不希望再有這種家破人亡的事發生,無奈微弱聲音無法抵抗傳統的命令,王子自薦前往軍隊並一看究竟。

無法阻止軍隊屠城、眼睜睜看著曾經的鬼民就這樣一一消失,家破人亡的悲劇使得王子自我厭惡、流下名為自責的眼淚。

 

看著少女被抓,王子在回程的路上作出了令人不解的事。

王子趁著夜半休息時偷偷帶出了少女逃跑,未想過多的結果便是在森林中迷路被猛獸追逐。

就在即將命喪爪下的時候,年輕的村長救了兩人。

 

 

 

【片段四】

 

年輕的村長因為自己的父親也曾是村長,就在不久前父親過世過,所有人一致認為他應該接下這個職位,所以他成了村長,但同時也撫養著一對雙胞胎。

雙胞胎是已經過世的村民所留下的遺孤,至此之後村長便將她們接來自己撫養長大,年輕的養父於是就這樣養大了兩名女娃至孩童。

 

村長天生擁有占事的能力,每卜卦必有事發生,無論是好事壤事,只要村長占過便能得到線索。

 

 

【片段五】

 

漫天的大雨下,成為友人的三人卻與村民們面對著梵音的大軍,為了拖延時間讓村中的老弱婦嬬能離開,村長做出了決定,留下兩百多人的隊伍留下。

但就在此時,少女將村長打昏、並交與少年,將兩人安置在較為隱密的山口中,兩名女娃也因為不肯走的關係同樣被留在了這裡。

少女笑著,「他還不是該死的時候、你們也是,而我早就已經該回去面對我的子民了。」

少年知道這些話代表的意義,但他無能為力。

 

少女站在雨中,對著剩下的戰士們笑著。

 

「二百人,面對這萬人的大軍你們要如何有勝算?你們自己應該也知道這次一定會死,何不如死的轟轟烈烈一點?

 我給你們力量、成為怪物的力量;

 為了你們身後那些村民,你們只能成為怪物。

 被砍掉手腳依舊頑強的怪物、被砍掉頭仍然令人恐懼的怪物!」

 

 

【片段六】

 

梵音的王宮內,年輕的村長與雙胞胎坐在寬敞的祭壇上,少年看著三人,只恨著自己的無能為力。

「不用說抱歉之類的話,這或許是我們這族要面對的情況。」

 

村長淡淡的說著,邊摸著兩名女娃的頭,

「太古的鬼民分了兩派與一小支,那一小支便是我們這個村子的起源。

 其中一派認為鬼民應該淡出歷史,因此隱於深山中不再現身;

 另一派認為鬼民強大,更應拓展領土成為天下霸主、於是有了之後的梵音。」

 

「異人之說便是指在以往的鬼民中有繼承下傳統的後代,她是號令眾鬼的『鬼將』,我則是給予謀策占事的『鬼預』。

 所以我跟她都是可以成為那個『異人』的鬼之子,但你知道嗎?

 其實你也是異人之一,只是你還不知道自己的傳統罷了,更何況以往出現的異人只會有我跟她所繼承的傳統出現,也難怪梵音不知道你們血脈的真實傳統。」

 

看著祭事從門外內走進,人愈來愈多,村長揮了揮手,看著少年。

 

「當號令者出現、策智謀略崩離失散多次後,隨之而來的便是鬼民的滅亡,你知道你自己的傳統了嗎?」

 

祭壇的大門關上,少年最後聽到的只剩下這句。

於是他知道了自己的傳統。

 

數年後,梵音爆發瘟疫,民不聊生,當代國王腐敗無能,戰事連連卻不見勝仗,宣布國亡同時,王子親手送了國王上路。

 

 


 

因為是做夢產生的世界觀,所以我把鬼源鄉的三個傳統做個補完:

 

鬼將是號令眾鬼的能力、鬼預是提供鬼將策略與占事的能力,最後的傳統就是當前兩者重覆出現被打亂崩壞的循環後才會出現的傳統,就是鬼的滅亡。

梵音因為到至今進行過獵捕異人太多代,鬼將跟鬼預被獻祭太多次,滅亡的傳統便在這代出來。

 

少年所持有的傳統便是這樣的情況,從最原始的鬼城開始崩滅、接著是另一支的鬼村,再來是已經整個走樣的梵音國,大概就有點像個會走路的滅國兵器這樣吧(RY

 

 

覆蓋一張牌結束這回合。

創作者介紹

幻想記錄室

房東;掌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