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季盜八結局衍生,有雷、有捏造、有怨念。

食用請小心。

 


 


  這幾年間,我就守在三叔留下的那舖子裡、管理著三叔留下來的事業,講實在點、三叔失蹤這事兒其實早是公開的秘密,這年頭、人這麼久沒消息,也大概可以猜出幾分意思。

 

  原本三叔底下那些人是不服的,這麼大一塊肥肉誰不想要呢?吳三省的侄子就這樣佔去了所有的肥肉,有人可不服呢。

 

  到底我也是有唸過大學的、加上又跟我二叔學了不少東西,雖然到了現在還是有些小問題、不過已經全部解決了,想想也頗好笑、當初的天真無邪、如今也沒有那時的天真了。

 

  我爹還不知道我已經接掌了三叔手下的事業,還以為我就這樣守在那間小舖子中,前些年過年吃飯時還直問我什麼時候要帶女朋友回家、要不換個工作老爹幫你介紹之類的。

 

  有些想要我收掉三叔那間舖子的意思、感覺老爹是這麼想的,但我也只是笑了笑、說想替三叔顧好這間舖子,沒說好他老人家回來見舖子收起來了氣得冒煙抽我一頓呢。

 

  我爹也只是苦笑,而早已知道這些事的二叔,也絕口不提一個字,但我覺得有時二叔看我的眼神總是有些遺憾,或許是因為當初他們希望吳家能跳出這個圈子,佈了一個又一個的局、死了一個又一個的人,所有的犧牲就是為了要擺脫這樣的命運,可到了我這代卻仍然無法完全擺脫有關的一切,就算那所謂的組織已經不在了。

 

  只是覺得就這樣吧,自從十年前我就這樣認為了,只是想找點事做、沒有什麼別的意義,就像是想找點事情打發時間而已。

 

  而到了如今也沒有必要再去做這些事的時候了,從一週前我就開始交代大大小小的事給下面的人、也找好了之後可以幫我管理那些事業的代理人。

 

  我現在居住的地方,其中一個房間放了張桌子,上頭供個兩個牌位,一個是三叔的、另一個是潘子的,要出門前我還特地上了香,道:「三叔啊,你大侄子這趟遠門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回來,或許沒法子替您老人家上香了,希望您能多擔待些,潘子你也多幫我一些,別讓三叔半夜託夢跑來抽我一頓……」

 

  又講了幾句話、像是幫忙看家或是保佑一下我爹之類的,接著我把香插上,拜了一拜,然後轉身走出這個居住地。

 

  後來到了舖子打點了一些事情,王盟卻在此時臉色有些不對勁的拉住了我道:「老闆,你是不是又要走了?」

 

  我暗想這小子跟了我這麼多年也學了不少東西,到了現在也都變精了,要做什麼事這小子總是開始能猜個幾分,我從拖屜拿出舖子的鑰匙,放到桌上,對著王盟說:「我是要走了沒錯,這趟遠門要去多久我也沒把握,你幫我顧著舖子吧,明年要是我沒回來、看你是要收了它還是賣了它都行。」

 

  「咋說走就走呢……哪有人會出遠門要明年才會回來的啊!老闆你這樣交待該不會根本不回來了吧?」

 

  「你老闆我出遠門就去這麼久行不?」

 

  王盟跟了我這麼多年也算是忠心耿耿的了,我相信這小子撐個一年沒有問題,對於我來說,舖子已經可有可無、畢竟我要去的時間可不止一年,不知道王盟明年後見我沒回來是不是會怨我這個老闆又丟了個爛攤子給他。

 

  交待的都該交待了,接著就是啟程前往十年前最初、也是最後的起點。

 

  長白山。

 

  


創作者介紹

幻想記錄室

房東;掌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