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血、黑暗取向、角色性格嚴重崩壞、架空設定、阿嵐對不起我把他們玩壞了

無配對、阿嵐家的三位衰尾道人被我拿來玩弄惹,點入三思。

 

一樣是會讓人看不懂的說故事系列。

 

BGM請搭配這首:片霧烈火 - 幻想廢人

 


 

 

-銀毒仕立ての帽子を被り 街へと繰り出す紳士 (gentleman)

 帶著銀毒製成的帽子、於街頭重複出現的紳士

 -奇想天外な玩具の鮮れと 咒文の羅列を從えて

 引領奇想天外玩具的鮮明、與咒文的堆砌

 

 

喀、 

 

鞋跟踩於地面上發出的清脆聲音在地面上響起,規律的步伐迴蕩在靜謐的街頭之中。

像是拖著什麼東西似的,似乎是輪子的聲音。

 

喀啦、喀啦、喀啦。

 

腳步聲愈漸愈近,自那街頭的另一方走來一道高挑的身影。

燃著黯淡燈光的街燈散發著頹靡般的昏黃,仔細一看、是個戴著高禮帽的男人。

戴著金框的單邊眼鏡、身著酒紅的燕尾服,帶著令人無法看透的微笑。

而他的身後,正拖著一台比他還要高的小推車,上頭掛滿了像是吊飾之類的東西,推車像是許多個小箱子與盒子般組合起來的東西,有像是音樂盒可以往上翻開的,也有雙門式可以往兩邊打開的,更有像抽屜般可以往外拉出的箱子。

哼著奇怪的曲調,戴著單邊眼鏡的男人突然停頓了下。

接著往你這裡看了過來。

你好,看起來不知所措的路人。」

他向你行了個漂亮的禮,手像是魔術師般的變出了一根細長的手杖。

「我是Roe,Roe Incubus,是路過這裡的雜貨商。」

介紹完了自己,名為Roe的雜貨商,就這麼稱呼他好了,Roe像是在側耳聽著你說的話,先是點了下頭,接著摸了下下巴,像是在想什麼一樣。

「我賣的東西,是您需要的、但也有可能是您所不需要的東西。」

以手杖敲了下推車的扶手,自那堆盒子與箱子中裂開了條大縫,彈出了其中一個長長的抽屜出來。

「但是,或許在您決定要跟我交易前,您可以先聽聽一些小故事。」

自那抽屜中,拿出了像是軍刀的東西,說它像軍刀,是因為它早已生銹到快看不出原來是什麼樣的東西,但從尾端的護手至少還能看的出來它的原身是把軍刀,但卻又比普通軍刀的長度還要短了近一半的長度。

接著,Roe像是在聽你說話般的靜了片刻,才又開口繼續接下來的話語。

「曾經,有位高貴且英氣逼人的小姐配帶過它……」

 

 

-皆樣もご一緒に 穴の底へと叫びましょう

請各位一起 往洞穴底部嘶吼吧

-小さな小さな庭なしの 妄想の穴へ

小小的小小的 連庭院都沒有的妄想洞穴

 

 

記得,在歌謠中所吟唱的、那遙遠的國度與美麗的天空嗎? 

想像一下,有著薰風拂過的草原與佇立其中的壯麗城市。

城市的中央,便是令人心生敬意、巍聳的巨大城堡。

在那裡,曾經有位公主,指揮著軍隊,打下了無數大大小小的戰役。

比男人還要強大的她,得到了勝利女神所賜予的劍。

至此之後,她統治著那壯麗的城市,成為女王,留下永垂不朽的傳說。

 

但您知道嗎?在那故事之後的之後……

 

 

-言葉を枯らす歪んだ叫びは 瞳の壞れた女王樣 (queen of heart)

將言語搾乾的歪曲吶喊、雙眼毀壞的女王陛下

-切れ味最惡刃毀れ氣味の 狂氣が唯一の友達さ

銳利度極低的刀刃、瘋狂是唯一的朋友

 

 

勝利遮蔽了她的雙眼,想要贏得更多戰爭的她沒有了戰爭可以使她勝利。

於是,第一個犧牲的便是女王身邊週遭的人。

渴望著血、發狂的女王提著女神所賜予的劍一一斬殺了她身旁的人。

但她過於強大,沒有人制止的了她。

 

啊啊,只有這樣才能滿足的了她的慾望啊。

血與肉在眼前飛舞著,那斬下的角度、刺入肉體那瞬間的觸感,全是平常所體會不到的官能感受。

如此感覺就像是處在高潮中,令人興奮且全身酥麻的喜悅感

 

但是,斬殺了愈多人、她卻沒有發現那劍已經漸漸變鈍。

染著血的發狂女王在斬下第100個人後,劍斷掉了。

無法再用著這把勝利的劍滿足自己了、那該怎麼辦呢?

這樣的感受再也沒有辦法得到了呢。

 

於是她將剩下半截的劍,刺入了自己的胸口。

 

發狂的女王帶著不寒而慄的笑容,倒在那片血海當中死去。

 

 

-皆樣もご一緒に 穴の底を覗きましょう

請各位一起 往洞穴底部窺探吧

-小さな小さな庭なしの 妄想の穴へ

小小的小小的 連庭院都沒有的妄想洞穴

 

 

第二個故事發生在遙遠的西方;

浪漫的優雅城市棲於在廣闊的平原上,四季分明,但一到冬季就會變的異常美麗。

城市的中央有著壯麗的噴水池,池中央的少女舞蹈雕像是這個優雅城市的最美景色。

在很久以前,城市還是村莊、噴水池還只是個小小的空地。

喜歡跳舞的美麗少女有著一顆純潔的心。

她幫助村民、愛著村子。

在敵軍佔領村子的時候,她跳著舞吸引了所有的敵人。

直到力竭的前一刻,友軍拯救了村子、而她也成了村子的救世主。

 

但您知道嗎,這個故事的真相……

 

 

-陶器の我が身を犯し貫く   不変空洞の美少女(beautiful girl)

貫穿侵犯我陶瓷的身體 神情永遠空洞的美少女

-気違いじみた夢の終わりには   破滅の舞踏がお似合いで

狂亂之夢的終結 毀滅之夢的相配

 

 

少女的父母是對貪得無厭的父母,美麗的少女不斷地跳著舞賺取著微薄的小費。

當軍隊進入村子後,貪得無厭的父母為了保命;

他們將美麗的少女獻給了敵軍。

 

敵軍殘暴且好色,美麗的少女像是破爛的布娃娃被玩弄著。

一天又一天、一天又一天。

她拖著殘破的身軀,用盡最後的力氣,在敵軍首領的逼迫下跳著舞。

空洞的眼神彷彿非人般的陶瓷娃娃,機械地跳著搖搖晃晃的舞蹈。

 

笑得愈來愈大聲的敵軍聽不見遠方傳來的馬蹄聲。

當友軍到來,血染紅了村子的地板。

美麗的少女在血色之中見到了被敵軍混亂中刺穿的父母。

首領的頭顱滴啦啦地滾到了她的前方。

 

她張開雙手,在混亂中被刺穿腹部倒在了地上。

 

皚皚白雪變成了紅色,少女空洞的眼中不再有靈魂。

 

 

-皆樣もご一緒に 穴の底へと落ちましょう

請各位一起  往洞穴底部墜落吧

-小さな小さな庭なしの 妄想の穴へ

小小的小小的 連庭院都沒有的妄想洞穴

 

Roe將手中破舊的藍色舞鞋放回原來的格子裡,喀察一聲。

格子被緊緊地關上,Roe揚著神秘的微笑看著你。

「或許您會覺得,這些東西您根本覺得是垃圾。」

Roe笑笑地說,細長的手杖敲了敲推車。

 

 

-皆樣もご一緒に 穴の底へと落ちましょう

請各位一起  往洞穴底部墜落吧

-小さな小さな庭なしの 妄想の穴へ

小小的小小的 連庭院都沒有的妄想洞穴

 

 

全部的格子在一瞬間突然全部跳了出來,炫目的色彩、各式各樣的東西一一在你的眼前不斷變化展現。

「但這些東西卻都有著被遺忘的故事。」

他揚了下手,所有的色彩與物路又全都歸回推車內,原本吵雜的街道又變回了無人的靜謐。

 

 

-皆樣もご一緒に 穴の底へと落ちましょう

請各位一起  往洞穴底部墜落吧

-小さな小さな庭なしの 妄想の穴へ

小小的小小的 連庭院都沒有的妄想洞穴

 

Roe看著你,就像是看著最為尊貴的主人。

他側耳,像是在聽你說的話,接著轉身、從最底下的格子裡抽出了一個小小的音樂盒。

看著你拿出手的錢幣,他搖了下頭。

「我不需要金錢,我只要您身上的一樣東西做為交換。」

你像是在考慮著什麼,接著你收起音樂盒、將身上的帶著的領巾遞給了Roe。

 

 

-皆樣もご一緒に 穴の底へと落ちましょう

請各位一起  往洞穴底部墜落吧

-小さな小さな庭なしの 妄想の穴へ

小小的小小的 連庭院都沒有的妄想洞穴

 

 

在你離開之後,Roe將白色的領央細細地折好,放入了其中一個櫃子裡。

紅色的女王、藍色的少女。」

自言自語地,Roe拉了拉頭上的高禮帽,單邊眼鏡遮住了眼中的異樣神色。

 

 

「那麼,空白的路人、你又會帶來什麼樣的故事呢?」

 

 

 

END.

 


 

 

耶我把它補完了TAT

其實少女那段原案是更糟糕的東西只是為了觀眾跟原作著想

之後還是把它改掉了…變得比較隱晦沒那麼糟糕……(被揍死)

 

 

創作者介紹

幻想記錄室

房東;掌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