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防雷,湊字數有,看不懂有,莫名奇妙有,總而言之是個很奇怪很扭曲的短篇。

梅倫是變態。


搭配BGM:片霧烈火 - 歪形寵愛(點入連結有音樂)

 



-森の中の 影が囁く

森林之中 影子低語著

-森の中の 影が囁く

森林之中 影子低語著

 


像是聽到了什麼東西一樣,薩爾卡多默然的張開眼睛,有什麼在低語著。

啊啊,是那個人嗎?

百聽不厭的呢喃,讓自己流連忘返的房間。

以及怎麼樣也不夠、瘋狂般的性交。

這就是愛嗎?


 

-ここには何でもあるよ

這裡什麼東西都有喔

-色とりとり積み木に

色彩鮮豔的積木

-死体製の操り人形

屍體製成的人形

-欲しい物は全部あげる

想要的東西全部都給你

 


看著在自己懷中帶著睏意張開眼睛的薩爾卡多,梅倫輕輕摟著,耳語著只有兩人才可以聽到的情話。

啊啊,就是這個人了。

什麼都東西都有的自己,與死而復生什麼都沒有的薩爾卡多是個相反的對比。

好愛他,想把全世界的東西都送給他。

無法放開的身軀,一而再再而三地索要著。

不夠、這樣還不夠啊。

自己是很貪心的。

 


-聞こえない 聞こえない

聽不到 我聽不到

-凍えた霧の迷路を潜り

潛入凍結之霧的迷宮之中

-手を取り導く こっちへおいで

牽著手引導著 快到這邊來吧

 


感覺好像有什麼不太對勁了。

薩爾卡多看著玩著紙牌的梅倫,不由自主地這麼想著。

就像是陷入有著迷霧般的迷宮內,找不到那條可以離開的出口。

像是有什麼東西正在引誘著自己一般,一步一步地走向無法回頭的路。


 

-森の中の 影が囁く

森林之中 影子低語著

-森の中の 影が囁く

森林之中 影子低語著

 


有什麼在提醒自己、有什麼在引誘著自己。

那個聲音在心中不斷重複著。

但是薩爾卡多仍然不由自主的,往梅倫向自己張開的懷抱,走上前去。

 


-ユダの運命数を抱く

擁抱著猶大的命運數

-君を 決して裏切らない

決不會背叛你

-どこへ行こうと同じさ

到哪裡都是一樣的

-さぁ 僕の元へおいでよ

來 快到我的身邊來吧

 


決定不再讓他離開身邊了。

無論是同伴或是聖女都好,通通滾到一邊去吧。

把你從聖女的詛咒中帶走,絕對不會背叛你的。

不讓人看到你、把你藏到沒有人知道的地方,只要有你在的地方、到哪裡都是一樣的。

來吧、來吧,來到我的身邊吧。

抱住薩爾卡多,梅倫不自覺的露出了令人感到詭異的笑容。

 


-聞こえない 聞こえない

聽不到 我聽不到

-冷たく閉じる この世界から

從這被冰冷所封閉的世界

-逃かしてあげるよ こっちへおいで

讓你逃出去 快到這邊來吧

 


這種令人發狂的日子到底多久了?

被監禁著,能活動的地方只有床,身上一切的東西都被收走了,就連義手裡的線也盡數取走。

他們離開了那間大宅,但是薩爾卡多不知道這到底是什麼地方。

冰冷的房間,只有一道緊緊鎖著的門。

黑暗與冰冷不斷侵蝕著自己的心靈,他愛著梅倫、但他同時也恐懼著梅倫。

終於,找到了機會。

至少先離開這裡,尋求大宅裡的人幫助,他不要梅倫一直這樣下去。

好不容易橇開了門鎖,多日來體力被大量消耗使得連行走都是種折磨。

走在廊上,腿有些軟的扶著牆喘著氣。

 


-ほら 捕まえた

呵呵 被我抓到了吧

 


「哎呀,怎麼出來了呢?」

 


-森の中の 影が囁く

森林之中 影子低語著

-森の中の 影が囁く

森林之中 影子低語著

 


像是有什麼人在對自己低語。

薩爾卡多卻連抬起眼皮的想法都沒有。

已經聽不清楚、沒有力氣再聽下去了。

疲憊的身軀、早已殘破的心靈。

就像是壞掉的人偶一樣。

就這樣吧、就這樣吧……



-怖かるこどなんでない

沒有什麼好害怕的

-君が好きでいてくれたら

如果你喜歡我的話

-どこまででも一緒だよ

不論到哪裡都要在一起

-地獄でも そう地獄でも

即使是地獄就算到了地獄也好



自己的愛是扭曲的,所以他永遠不會放手。

梅倫依然的,在那逐漸冰冷的身軀低聲訴說的自己的愛意。



「永遠的,跟我在一起吧。」



END.


 



不要問我為什麼會跑出這篇,就連我都不知道為什麼明明在企劃途中會跑出這篇。

可能是一邊聽著幻想廢人的專輯就忍不住拿他們兩個開刀,至於為什麼會拿他們兩個開刀可能只是因為L5梅倫有戴高禮帽直接讓我與帽子屋做聯結吧。

其實本來是要拿正常境界那曲的歌詞來做文章,不過後來想想還是拿這個好了、因為我有點懶的寫H。(被丟石頭)

畢竟是突發短篇,有什麼奇怪的地方就無視吧,因為我也沒有多做修改就是了。

最後薩爾的結果是怎麼了呢?就請大家自己猜想吧。



創作者介紹

幻想記錄室

房東;掌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