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P:看起來很像薩梅薩

  梅倫其實一開始並不是很注意薩爾卡多這位同伴。

 

  其實就本質上來說,他並非與這些死而復生的戰士屬於同一個領域的存在,與布勞相同,皆是炎之聖女所派遣,而來協助聖女所製造帶有生命的人偶於這個世界生存的情況與援助,布勞支援的是人偶在暗房中其召喚之重生者與召喚主的契約訂立,而梅倫則是領路人,當人偶要進入新的領域或是有任何疑問與情報上的需求時則是他所需要負責的。

 

  但是,既然聖女命令他這麼做,那麼他便服從就是,至少這並沒有什麼差別,至少對他來說他享受的是在戰鬥中那有如賭博的快感,也正如他所使用的武器撲克牌一樣,對他來說賭注與籌碼已經可以與他的世界劃上等號。

 

  不過除了以上的事項需要負責之外,另外就是與布勞分工合作做為管家的身份來管理這個華麗的大宅。

 

  而會注意到薩爾卡多,則是因為當初人偶自暗房領著薩爾卡多出來時,那半戴著的兜帽所遮住的眼睛透露出了股生氣。

 

  與他那些死而復生的同伴們不同,是對自己的存在感到確實的眼神,因為在暗房中出現的成員基本上在一開始對於自己的存在是會渾沌不明的,必須過一陣子將情況穩定下來後才會重新找到自己的存在,但是就算知道自己存在了,儘有自己知道並不代表其他人都會覺得自己是存在的,所以人偶會帶著他們出遠門尋找「構成存在所需要的要素碎片」,

 

  頭一次,遇到有這樣的同伴,梅倫不免對著薩爾卡多留了分心,就在幾次的搭擋配合下反倒是跟薩爾卡多的往來互動遠比其他同伴還來得多,但同時他自己也沒有注意到自己對薩爾卡多早已投入了比其他人還要過多的心思。

 

  「梅倫。」

 

  清冷的少女嗓音自身後傳來,原本手上正在擦拭著的杯子放下,梅倫轉身看向正坐在大辦公桌的人偶,而人偶頭也沒抬地研究著桌上的地圖,一邊將手上處理成一疊像是文件的紙張遞過。

 

  「明天照上面的去採購,在下週開始前都要採購完畢,出門的隊伍就阿奇、傑多……還有薩爾卡多好了。」很明顯的,人偶在說出薩爾卡多的名字前頓了有一段時間,梅倫心中對薩爾卡多的在意又多了分,但還是難免好奇心的開口詢問:「大小姐,薩爾卡多怎麼了嗎?」

 

  人偶抬起頭來,面無表情的看著梅倫,但梅倫不怎麼在意,因為他知道那張臉能說話就已經是最大的奇蹟,人偶是不可能有任何表情的。

 

  「很難得你會問起。」人偶說著,放下手中的地圖,「理應來說,從暗房重生的大家應該是沒有記憶的,可是薩爾卡多,好像意外的有了些許的記憶還依然存在。」

 

  人偶說著,搖了搖頭,看向窗外下著大雪的夜晚雪景,「不多說了,天氣很冷也很晚了,你早點去休息吧。」

 

  梅倫微微欠了身,將桌上的杯子與其他物品擺好,「那就請大小姐早點休息。」

 

  「你覺得我需要休息嗎?」有點自嘲的語氣傳來,但是他知道人偶是沒有辦法做出表情的。

 

  #

 

  在睡前向傑多與阿奇波爾多交代了一下要出門的事項,阿奇波爾多沒有什麼問題的答應了,可能是長期跟著人偶的關係對出門早就已經習以為常,甚至還會主動接下照顧同伴的工作。

 

  倒是在傑多那邊遇到了點情況,因為出來應門的是阿貝爾而不是傑多,原本他還有些愣住,心想這不是傑多的房間嗎?結果對方知道後便又關上房門,再確認了一下房門他可以確定這是傑多的房間沒有錯。

 

  他們在裡面做什麼,還是別太在意好了,梅倫這樣告訴自己,總覺得不是自己可以去接觸的事。

 

  帶著有些異樣的心思,梅倫來到了薩爾卡多的房間前,敲了下門,卻發現沒有關好的房門開了個細縫,據他所知,薩爾卡多一向是挺晚休息的,但是難道對方現在不在?

 

  要知道雖然大宅進出入隨意,但是守夜的是馬庫斯,基本上馬庫斯守夜、就算是同伴要在半夜出外都會有回報,而方才一直待在人偶房裡的他卻沒有看到馬庫斯回報的狀態,那就可以知道是沒有人出外的狀況。

 

  那麼薩爾卡多是去了哪裡?

 

  鬼迷心竅般的推開了房門走進,漆黑一片的房間伸手不見五指,有些意外這房間的能見度,畢竟當初薩爾卡多在進入這間房間時是由他負責整理的。

 

  碰的一聲,房間突然關上,原本的一絲亮光立刻只剩下門縫所露出的些許光線,梅倫有些意外的轉身想打開房門,但是發現方才明明可以隨意轉動的門把在此時卻聞風不動。

 

  不由自主的,感到些許的毛骨悚然。

 

  手指一彈,一張紙牌便捏在手上,小心翼翼的往前走了幾步,看不見索性閉上眼睛,除了自己的心跳聲與緩慢的腳步聲,似乎,還可以聽見一些其他細小、微毫的聲音。

 

  接著,像是琴弦被拉呈緊繃會出現的聲音,梅倫還沒來得及使用能力便馬上像是被什麼扯住雙手般的往前拉去,原本手上的撲克牌也掉落在地上,無法掙脫雙手束縛的他像是被摔到了像是椅子上的東西,接著很粗魯且不怎麼雅觀的硬是坐了上去。

 

  「沒有人告訴你別人的房間不能亂闖嗎?」

 

  有些沙啞的磁音嗓音自後方響起,梅倫有些覺得頭皮發麻的愣了一下,回應道:「有必要把我捆起來嗎?薩爾卡多。」

 

  腳步聲從後方漸漸來到他身旁,劈啪一聲,小麥色的左手捻著火柴點亮了蠟燭,梅倫這才看清原來自己被扔坐在張圓桌前,而薩爾卡多的另外一隻機械義手則拉著數條銀色的線,每條線的另一端都是延伸到看不見的地方,但是就是有辦法操縱捆著梅倫雙手的銀線。

 

  「你該慶幸我用的是銀線,若是戰鬥所用的線,你的手絕對不是只有被綁住而已。」

 

  而是有可能直接被斷手,梅倫這麼想著,一邊看著薩爾卡多勉強的揚起嘴角,「我知道,而我沒有經過你同意就擅自進來,我跟你道歉,可以放開我了嗎?」

 

  梅倫把雙手張開舉在胸前做出投降的手勢,薩爾卡多右邊的義手撐在桌上,另一手扠著腰看著梅倫,藏在兜帽下的臉令人摸不透此時的他現在正在想些什麼,梅倫看著薩爾卡多,見他過了段時間都沒有回答自己的話,原本臉上的笑容也有點彊硬。

 

  「薩爾……卡多?」

 

  試探性的叫了下對方的名字,薩爾卡多依然沒有回應,但是只露出下半部臉的嘴卻上揚了。

 

  舉起右手,手指靈活的操縱著銀線,梅倫原本被束縛在身前的雙手先是被鬆開,接著往旁被拉至後方再度捆綁住。

 

  「薩爾卡多,你這是什麼意思?」

 

  一向不怎麼生氣的他難得覺得有種被玩弄的感覺,梅倫看著對方問道,雖然臉上的笑容依然沒有變,看著這樣的梅倫,薩爾卡多的表情有些變化,但隨即又恢復成了原本的笑容。

 

  帶著惡意、挑釁般的,薩爾卡多伸出左手摸上梅倫的臉,輕柔的在那枚十字刺青上劃著小圈圈。

 

  「我一直覺得很好奇。」

 

  淡淡的口吻,卻藏不住語氣中所含的惡意與試探。

 

  「每次看著你在笑,總是會覺得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那如果是我的話,可以讓這張臉出現不同的表情嗎?」

 

  薩爾卡多露出的下半張臉,出現了燦爛且豔麗的笑容。

 

  接著是帶有侵佔意味的吻上那張薄唇。

 

  #

 

  其實一開始薩爾卡多對梅倫沒有什麼多大的好感。

 

  因為對薩爾卡多來說,復活的目的就是為了找尋自己遺失的記憶與替魔女做事,與其他人不同,他一開始來到暗房就知道自己是『存在著的』,而且還留有一些生前的記憶,例如他是限制派的成員這件事,但是對於自己為何會與炎之聖女訂下死而復生的契約他卻一概不知,只知道『就是要聽令於她』,這讓他感到厭惡。

 

  心裡總有股排斥感,直覺告訴他、他真正要聽令的不是這個魔女,所以對於身為魔女的侍僧的梅倫,薩爾卡多一開始是帶著排斥的。

 

  但到後來,不知道為什麼只要一出遠門,幾乎都會有梅倫的存在,久而久之,沒有了梅倫在的隊伍反倒還會感到不習慣。

 

  從一開始的不理會、一直到習慣這樣的存在,對於薩爾卡多來說梅倫在心裡是留有一分地位的。

 

  可是奇怪的是,他不喜歡那張笑容。

 

  看著對方永遠掛著笑容的臉,薩爾卡多忍不住就覺得相當刺眼,他感覺的出、那不是真正打從心裡發出的笑容,而是面對一切皆為武裝自己而編織出的虛偽笑容。

 

  只有一次例外,是在薩爾卡多受傷的時候,對方看見自己安然無事時所露出的安心笑容,自從那次之後,薩爾卡多忍不住會渴望那種表情,漸漸的、心中的渴望成了扭曲的慾望,對現在的他來說要的不是只有那種笑容,而是獨佔般的想看到對方只在他面前露出各種不同的表情。

 

  所以當他看見梅倫走進來時,他知道對方對於自己並非相當的防備,說他是利用這點也好,總之既然豁出去了,再後悔也來不及了。

 

  就這麼一次也好,就算會被對方討厭也好,與其讓自己後悔、就這樣子瘋狂的放縱自己一次。

 

  

 

  


 


要看裏篇的先給你一個提醒那就是我寫成梅薩惹

密碼提示是標題的翻譯共兩字


至於是哪個標題的翻譯就用你的心眼去看吧


裏篇點我


創作者介紹

幻想記錄室

房東;掌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