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城牆上,咬著不怎麼新鮮的肉乾,他看著前方的戰場與遠處的敵方軍營所升起的裊裊炊煙。

  日落了,豔紅色的夕陽雖然再美,但是在戰場上只會顯的更加淒涼,尤其是在仍未停息的戰區看來,更只顯的殘酷與悲傷。

  天氣很冷,吹過的風在肌膚上只感到刺痛,身上的輕鎧雖然有改良過、但現在只感到沉重,不過為了國家與身後所保護的人民,就算再多麼疲憊也都顯的不重要了。

  要是一不注意敵人就有可能潛入,若是敵人潛入造成軍隊的失敗、那接連而來的種種人禍與敵軍侵略可不是他能想像的。

  在這種生死邊緣上過日子的時間有多久了?每天早起晚眠,最前線的日子會遠比其他地方的軍營還要更加辛苦與警戒,而每次只要敵方一次的攻擊,身旁很多認識的同胞一一倒下,從一開始加入軍隊,調到最前線後,所見過的生死離別早已麻木成為習慣。

  加入軍隊至少也有十年了,從18歲那年進入軍隊,原本待的軍營是位在與銀之國度交界的地方,卻因為軍力的調動而來到了另一邊的國境最前線,起初沒見過什麼是戰爭的他,在第一天來到這裡立刻被當場震撼教育了一次。

  殺聲震天,煙硝味於空氣中飄散著,才剛打過招呼的同胞在他眼前被敵人斬下倒地,就算受傷也不能停下揮劍的動作,一停下動作,隨之而來的便是敵人的武器與黑暗的到來。

  那次戰爭,他活了下來,可是同一小隊的幾十人在殺戮過後包括他只剩下十七人。

  最前線遠比其他軍營還來得殘酷與現實,因為他們是直接面對敵方陣營的威脅與第一時間的衝突,在這裡的軍兵們都必須做好只要一開戰就有可能見不到明日太陽的心理準備。

  其實這樣的死傷還不算什麼,在這個國家的歷史中,有段名為「絳紅刑場」的歷史才叫慘烈。

  無論大人小孩,只要被敵軍發現,軍人一律處死、普通百姓便抓住成為俘虜,從小村至小鎮、從小鎮至城市,只要是敵軍所經過之處無一倖免,為了殺雞儆猴,敵國更是將俘虜到的人民全部處刑,主城的廣場至今仍有洗不掉的血跡與淡淡的鐵銹味,而史書中所描述的景象更是令人不寒而慄。

  如今他的國家,無論是大人小孩人人會武,每個人民幾乎都會使用武器,就連從軍也是男女皆有,甚至還有整整一個師團是由女人組成,而他們國家的歷史上更是出了位聲名遠播的「熾紅戰女神」,在其他地方眼中看來,他們國家的軍隊構成簡直是不可思議。

  聽說其他國家的軍隊裡女人少之又少,但對他們來說,女人在軍隊裡不但見怪不怪、被女人救起的例子還多的是,更何況這是戰場,要是為了女人能不能從軍這種事而計較的話對軍情只有壞處沒有好處。

  已經是入冬的時期,就連現在位於平原的邊境戰區都吹著刺骨的寒風,不知道他那遙遠位於山上的家鄉是否正在下著大雪……遠方的母親跟奶奶是否安好呢?

  還記得在他很小的時候,家裡就只有奶奶跟母親了。

  奶奶說,現在他們家所待的國家大大小小的戰爭不斷,所以好久好久以前爺爺為了國家跑去打仗了,接著過了十幾年、連父親也去打仗了,之後到現在,連他也參加了軍隊。

  印象中,奶奶一提到爺爺只有搖頭與嘆氣,有的時候甚至會流下眼淚,母親若是提到爺爺與父親的事,雖然都是一付不用擔心的表情,可是他知道,母親晚上睡覺的時候會偷偷的掉下眼淚。

  如今連自己都加入了軍隊,而且年紀未滿三十就到了最前線,為了國家,就算再不孝他也只能背負下來。

  他們在的這個國家,幾十年前氣候驟變,原本好好的天氣卻成了常年下雪的情況,好多作物都不能種了,就連原本積雪的山區因為暴風雪異常過多,雪崩經常發生,大家都過著苦日子,有時候還會聽到有人在雪地中凍死的消息

  氣候異常的壞,可是偏偏又是一直的戰爭,他們這個國家是六色國度中的其中一個國家,而一個國家的興盛度與領主有關。

  差的領主會讓氣候變壞、作物無法收成,生活的情況也會變差,小的時候,母親就說過當代的領主很差勁,若不是因為領主的關係,天氣情況與生活情況不會糟成這樣。

  在他加入軍隊後的第四年,已經調到最前線作戰兩年的他聽到了自中央傳來的消息:領主換人了。

  當時的他只覺得要不是因為領主的關係,現在的情況也不會變的這麼糟,難不成還要再換一個更糟的領主上任嗎?但他只是個小小的軍人,所以也只能在心裡這麼想而已。

  但後來的天氣情況反而讓他對於新上任的領主感到好奇,新的領主是上一任領主的兒子,原本以為父子個性或是治理手段可能也差不了多少,但是隨著天氣逐漸好轉、日子過的也不那麼刻苦時,他漸漸的對這任領主產生了些希望。

  領主曾經幾次來過最前線視察軍隊的情況,雖然說領主沒有必要來到最前線,但是這位新領主的舉動無疑讓軍隊士氣有稍微振奮,畢竟前代領主在位期間可是完全沒有接觸過最前線這樣的舉動,當時隔了領主有一段距離,只知道那位領主的頭髮是很稀奇的白色,年輕的臉上卻意外的令人感到肅穆。

  可以相信吧,這位新的領主。

  軍人保衛國家是責任,領主對於國家則是義務,他們犧牲奉戲一切為了就是自己身後的家園與百姓,他們最大的願望也就不過是希望可以過著好一點的生活。

  因為敵國的關係,戰爭是少不了的,但是他只希望這位領主能為領地中想安居樂業的人民帶來好的生活。

  如今他已成為最前線中的其中一個指揮官,年紀還算輕的他若是之後沒死在戰場上繼續累績戰功的話就可以往上繼續攀升,皆時說不定便能與那位領主面對面的交談。

  「帶領我們身後所保護的百姓,能過著安穩的日子。」

創作者介紹

幻想記錄室

房東;掌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