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梅雨季、淒淒慘慘淒淒。

嘯錚坐在電腦前,聽著窗外嘩啦啦的雨聲,腦中只有這兩句話不斷輪迴播放。

貧窮的日子太痛苦了,簡直生不如死,嘯錚絕望的想。

要知道自從兩個月前他被炒了之後到現在還沒有找到新工作,付完奶奶的醫藥費、老妹的生活費、水電費等等雜七雜八的費用,他現在全身上下只剩下兩張藍色的小朋友在對他說:你好窮。

昨天在提款機前提完款後看著剩餘金額只剩下1314時,嘯錚整個笑了,是氣笑的。

連存款都要嘲笑我一生一世沒有錢嗎!明明我姓錢!嘯錚悲痛的在心中吶喊。

是的,嘯錚姓錢,本名錢嘯錚,但是他沒有錢。

錢家父母和爺爺在某次前往醫院看病的路上遭遇連環車禍、當場死亡,只留下當時只有五歲的嘯錚與剛滿一歲仍在嗷嗷待哺的妹妹,當時的錢家本就不是非常富有的家庭,錢家父母的車禍留下了一筆保險費、在辦完父母的喪禮後為了保險費,錢家的親戚爭個頭破血流,彷彿保險費是他們的、錢家兄妹只是不足為奇的附帶品一般。

當時錢奶奶雖然傷心,但她想到還有兩個孫子不知何去何從,便將兩名孫子帶回家撫養,至今仍不見錢爸錢媽的其他親戚來關心過,甚至還有風聲在親戚間流傳,是嘯錚八字太重、剋家人才會先沒了爺爺沒了爹娘,接下來不知又要剋哪個家人才罷休。

錢奶奶是個直爽的性子又極為護短、認為這件事從頭到尾小孩子全是無辜為何要針對孫子講,當下便又跟那群多嘴的親戚吵了許久才讓他們閉嘴,可還是免不了消息在私下傳開,結果便是祖孫三人賣了房子、搬離原本的地區來到了其他市生活。

買了新房子安居後,保險費就算再怎麼龐大也有用完的一天,因此嘯錚從國中開始便一直過著半工半讀的生活,直到高中畢業後便直接進入社會開始工作,而奶奶也在同時病倒,原因是操勞過度,嘯錚便從那之後擔著一家三口的重擔在職場上打拼著。

兩個月前炒掉他的那間公司他待了兩年,被炒的原因是他工作不認真上班都在打混,嘯錚一整個無辜啊!公司上下所有人就他最認真工作、連加班都不隨便蹺掉就只為了在上司面前有個好印象,公司的同事也都知道有個叫錢嘯錚的員工特別任怨任勞做事又快速,偏偏哪個不炒就是炒他、還用這種根本不可能發生在他身上的罪名加罪在他身上!

後來他才從前同事那裡得知上面的主管有個親戚想去那間公司工作,於是主管看了看便發現他學歷只有高中畢業便隨便給他加了個罪名空出位子出來給那名親戚坐,當時嘯錚知道後飆了一連串髒話問候那名主管,但是再怎麼問候也掩蓋不了他失業的事實。

簡單講完嘯錚的情況後讓我們把鏡頭轉回現在。

帶著沒有工作必須死的決心,嘯錚又開始日復一日的不斷在各大人力網站和各大報之間尋找他可以做的工作,不求薪水太高但一定要能保證定期的生活所需,最後依薪資條件和學歷要求分別點了幾個分頁開始看工作內容。

工作內容跟他上一家待的公司其實大同小異,只有一個公司比較特別。

這家公司的名字叫做『上古』,上古股份有限公司,起初嘯錚以為這間公司可能是做歷史文物類或是歷史書類的需要工人所以沒有特別注意,便點選放在一旁稍等再看,直到最後前面的工作都看完了才想起最後這個分頁,看了看、瀏覽完工作內容後才發現事情不是他所想的那樣。

工作職稱:司機。

一家公司會需要司機的人物會是誰?

嘯錚立刻想到的就是老闆,再加上他本來就有汽機車的駕照,這工作要求學歷又不高也沒有特別需要工作經歷,薪水雖然是面議,但仍掩蓋不了他確實對這份工作有些動心的事實。

指尖移到鍵盤上打了幾下,一張履歷表便漸漸形成在眼前,等到履歷完全打好時天色也整個暗的差不多了,點了點幾個他看中的工作連同那個司機的職缺,履歷表便發送出去。

嘯錚伸了下懶腰、深吸口氣,有些疲倦的看了下外面的雨量,想了下,拿起電話熟悉的播了通號碼。

電話另一端響了幾秒後便接起,「哥?」女孩子的聲音,背景有相當大的雨聲。

「小云妳有帶傘嗎?今天雨挺大。」嘯錚語氣擔心,對自家妹妹來說他是從小跟著奶奶手把手帶著長大的,奶奶甚至還會說比起哥哥、嘯錚更像小云的爸爸。

錢嘯云無奈的笑笑,「哥我有帶傘出門啦,這麼擔心東擔心西的。」

嘯錚在電話中交待了幾句後便將電話掛斷,接著去廚房準備一家子的晚餐。

對於嘯錚來說,對錢嘯云的擔心不是沒有道理的,以前國一的時候錢嘯云因長的可愛差點被人販拐走,還是嘯錚當時跟幾個不打不相識的哥兒們即時將人找到才沒讓錢嘯云被帶到車上,而自從那次之後嘯錚就像個老媽子總是擔心東擔心西的,讓錢嘯云覺得有點無奈之餘卻又是感到滿滿的窩心。

小云最近期末考應該挺累的,做些她愛吃的好了,嘯錚哥哥如是想、一邊快樂的揮著鍋鏟。

對於面試這種東西,嘯錚一向是很有信心的,畢竟是很早就出社會工作的人,面試早就不知道遇過多少次了,但他沒想到那間叫做上古的公司面試通知會來的這麼迅速,昨天傍晚才剛發出履歷,他吃完晚餐之後就馬上接到了面試通知,效率簡直快到一個不可思議,奶奶還在一旁很好奇嘯錚到底應徵了什麼樣的工作。

效率這麼高的公司會不會很辛苦啊?嘯錚這麼想著一邊穿上正裝打領帶,帶著自己的面試資料前往面試地點。

跨上機車帶上安全帽,嘯錚慢悠悠的騎在前往面試地點的路上,但是愈騎他愈覺得、這路上怎麼愈來愈……荒涼?

這條前往面試公司的路對以前的嘯錚來說是不常經過的、就算是在同市也因為工作地點或是需要性都不會過來這邊,但好歹他還有些記憶在,而在他的印象中這條路以前不是像現在這樣的,原本以前是條挺熱鬧的馬路,為什麼才過沒幾年這裡的大樓通通像是一夕間沒人一樣?

路上只有幾個路人在走道上慢慢踱步著,甚至有些路人還會突然轉頭過來看一下正在騎機車的嘯錚、那目光像是在端詳著什麼一般,而旁邊的商店也只有幾間還開著,令人毛骨悚然的感覺自背脊緩緩爬上。

這樣的感覺他也只有小時候遇過一次,是非常不好的記憶。

小時候那次的經驗讓他深信只要有這種毛骨悚然的感覺就得馬上停止一切事情去解決,不然就會有不好的事發生。

嘯錚開始天人交戰是否該考慮回家,但也等於喪失了一次可能的工作機會。

面對現實與自己的第六感,嘯錚還是妥協了,畢竟不怕一萬、只怕萬一,再沒有薪水入帳的日子、怕是要讓生活更苦了,雖然錢嘯云也是有學校的特許在兼職一些工讀,但也只夠可以讓她有固定的零用錢以供開銷。

嘯錚不希望錢嘯云像自己一樣在高工畢業後就得出來工作,他不想讓妹妹有個沒辦法上大學的遺憾。

嘆了口氣,嘯錚提起精神心無旁騖的騎車。

直到他停下車,不可置信的停在一家……檳榔攤前。

「我沒走錯路吧呵呵。」嘯錚嘴角抽動看著眼前的檳榔攤。

很普通的檳榔攤,就像他以前還在前公司工作出差時會在郊區路上看到的那種有著暴露女郎坐著的檳榔攤,當然他眼前的這家檳榔攤也不意外,抽著菸、穿著改良大紅色旗袍的濃妝女郎正很沒形象的蹺著腿坐在圓椅上看著今天的晨間新聞。

嘯錚立刻拿出自己的手機戳了幾下估狗導航,對照著眼前檳榔攤的位置,心中自我催眠:不、一定不會是一樣的,絕對是自己找錯了絕對是這樣沒錯……喔靠真的是這個地址沒錯啊!

手顫顫的把手機放回口袋,一定是導航壞掉了所以才會顯示錯誤的哈哈哈,一切都騙不了我的,只要我上前一句就什麼都解決啦。

嘯錚深吸了口氣整理自己的心情,手拿著資料走到檳榔攤面前,濃妝女郎像是沒意識到有人上門一樣依然看著新聞沒轉頭,真沒職業道德,這時候不是都應該上前招客的嗎?嘯錚心裡如此想。

扯了扯領帶吞了下口水,開口,「那個……小姐?」試探性的喊一下。

濃妝女郎慢兮兮的轉頭面向嘯錚,嘯錚一看清楚她臉上的妝心裡暗罵了一句髒話。

超級恐怖的厚妝塗在臉上,猴子屁股似的兩頰腮紅跟黏在眼皮上感覺搖搖欲墜的假睫毛、還有那些正不斷往下掉落的粉……這女人哪來的?怎麼沒道士來收她?而且這傢伙的表情一整個就很跩!

就在嘯錚腹誹時,濃妝女郎眼睛似乎瞇了一下。

血盆大口吐出兩個字:「有事?」就連語氣也很囂張!

嘯錚保持著臉上在社會工作好幾年的職業笑容、忍住心中的吐嘈,「這裡是不是xxxx號?」先問地址再說。

濃妝女郎原本跩跩的表情似乎顯的有些驚訝,但那也只是一瞬間而已,她手指夾下菸,「來面試的?」濃妝女郎直接切入重點,讓嘯錚瞪大眼睛。

「所以這裡真的是上古股份有限公司?」嘯錚聲音拔高。

不會吧!原來司機是檳榔攤的司機嗎?一個檳榔攤是需要什麼司機啦!

濃妝女郎揉了下耳柔,表情很不屑,「你小聲一點。」這麼大驚小怪的生怕別人沒聽到?

「這裡只是『前示線』,你看不到?」

對方問著,嘯錚除了在心裡頭有種受騙上當的感覺之外更是一頭霧水,什麼前示線?又有什麼東西他看不到?不就是個很普通的檳榔攤嗎?

「我是去這間公司應徵的,地址沒有錯但我沒看到公司啊。」

聽著嘯錚的解釋挑了下眉,濃妝女郎似乎有些頭痛的看著嘯錚,「你、站著,等一下。」夾著菸的手點了點地上,嘯錚似乎聽到女郎口中喃喃自語著像是:搞什麼、新人、亂來……之類的詞,一邊看著女郎拿出手機撥了通電話開始接聽。

「喂,小吳啊,」女郎接聽後馬上冷冷的嗆著電話另一端的人,「你腦子有病嗎?今天有新人怎麼沒通知我?」

女郎聽了片刻,嘴角露出冷笑,「我不管誰忘了,重點是新人看不到!看不到懂不懂?看不到就表示他不是這裡的人!」語氣兇狠的跟電話的另一端講著電話,嘯錚一句都聽不懂,「好了、我等等將他送上去,你小心點、下次再這樣我直接上去參你一本。」女郎講完電話後狠狠的關掉通話,接著那張『妝容精緻』的臉又轉向嘯錚。

「你,過來點。」女郎勾了勾手指,「動作快啊就憑你這身板你以為我會想怎樣?怕了?」見嘯錚遲遲不動,女郎鄙視的嗆了他幾句。

這傢伙果然很沒職業道德!嘯錚翻翻白眼將上半身靠在檳榔攤上、臉不自在的湊過去,「這樣?」

女郎沒有回答他,只是夾著菸又抽了一口,接著往嘯錚臉上吐了很大一口煙,嘯錚整張臉馬上被煙嗆到,就連眼睛也被煙薰的眼淚直流,嘯錚一邊閉上眼睛揉著一邊咳嗽,心中的髒話簡直可以繞地球一圈。

待嘯錚感到好一點,流著眼淚鼻涕睜開眼後,發現眼前的事物全變樣了。

開間、斗拱、雕梁畫棟,一間檳榔攤瞬間變成一座古式建築的機率有多大?

至少嘯錚二十二年的人生中從沒遇到這種狀況,而且他還從檳榔攤的外面直接站到建築的大堂中央,連進門的動作都省了。

剛才那個噴他一臉煙的囂張女郎轉眼間也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大堂中央與整個建築格格不入的巨大辦公桌和桌上的電腦、文件,以及後方正劈哩啪啦打著鍵盤戴著金絲眼鏡、看起來就一整個很精英的西裝男。

大堂的後面有兩道通往其他地方的八卦門,雖然不知道會通往哪裡,但是勉強可以看到長廊與一些庭園的造景。

西裝男原本打著鍵盤的手在見到嘯錚後停下,似乎是知道嘯錚前來面試一樣、手指了指身後右手邊一扇八卦門,「出去後左邊第一條石板小路,走到底就是面試地點。」西裝男說著,一面露出友善的笑容。

嘯錚腦海中仍被剛剛轉眼間的變化搞的一片混亂,愣愣的說了聲謝謝之後便往後面的門走,一點也沒注意到西裝男臉上的笑容變成玩昧又興奮的表情。

待嘯錚進入門後自動關上,西裝男立刻轉回電腦前滑鼠點了點通訊軟體,在標示著『上古小員工嗑瓜子』的聊天室內開始打字。

上古小員工嗑瓜子

大堂守備員說:新人啊新人啊!還是個普通人、誰招進來的!

前示線待命中_說:問問死小吳、連通知都不通知的,害老娘看新聞看到一半

小吳先生說:唉太久沒凡人出現了、這傢伙還是自己上人力網站自己應徵來的!

大堂守備員說:等等等等等、他自己填進來的?

潛水中百媚生說:哪來的奇耙竟然看的到

除妖降魔!說:莫非是我道中人

前示線待命中_說:那看起來呆呆蠢蠢的傢伙看不到前示線但是看的到招募廣告?

莫邪快回家說:見鬼了這

慎遠說:真假啊小玲?

前示線待命中_說:死和尚你覺得我會誆你嗎

聊天室一片熱鬧,所有人為了新人的事熱烈討論著,而不知道這些的嘯錚在出門後便面對著一條長廊。

長廊的兩邊造景就像古代園林般的有假山假水、花園石亭,完全不像都市內會有的場景,往旁邊看,也看不到任何現代建築的痕跡,而從長廊開始便衍生出許多石板小路分別通往不同的庭院、有近有遠。

要不是身上的西裝提醒他現在是21世紀,否則嘯錚真的會以為自己就身處在古時候的氣派王府中。

「這裡到底是什麼鬼地方……」嘯錚皺眉,轉身往左邊第一條石板小路走去。

雖然心裡感到很不可思議,但是他卻並沒有想要打道回府的念頭,早些時候路上騎車時那種毛骨悚然的感覺也消失無蹤,在小路上走的同時鼻翼間聞到一股香氣,嘯錚自己聞不出是什麼東西散發出的、不過原本一片混亂的腦子卻安定下來。

庭院內很安靜,除了嘯錚自己的腳步聲以外就只剩下一些蟲鳥的聲音與假水的水流聲,小路盡頭是一座別苑,依然是一道八卦門,旁邊掛著門牌,上面狂草寫著;異客居。

異客居從外面看感覺點小,嘯錚走入八卦門、穿過小院來到木門前,正要敲門時門卻『喀』一聲自動打開,嘯錚這才發現裡面的空間不如外面所看的那樣感覺很小,正確來說內部空間大到他有些意外。

異客居裡面依然是裝飾的古色古香,分為前後兩個內外廳,外廳的兩個辦公桌分別坐著一男一女,穿著就不像前面看到的西裝男跟濃妝女那樣、而是很普通的現代衣飾,這讓嘯錚鬆了口氣,還是有正常人的嘛。

「那個請問一下,我是來……

「面試的!」左邊突然冒出一聲接下話來。

嚇死人啊!

嘯錚瞪著對方。

話都還沒說完馬上就被左手邊的染著紅髮的青年打斷,青年語氣似乎很興奮,嘯錚囧囧有神的看著青年,覺得青年的興奮很莫名奇妙,看了下這才注意到每個辦公桌前都有名牌,青年的名牌上寫著:吳鷹。

而右手邊綁著馬尾的女孩同時撥起了桌上的內線電話,似乎是在通知著誰,嘯錚看了下她的名牌,上頭是寫了百媚兩個大字。片刻後百媚將電話掛掉,帶著笑容對著嘯錚、手向內廳做了個請進的手勢。

百媚長的有些清秀,但是笑起來時卻帶有種媚惑感,嘯錚揉了揉眼、暗自對自己說不要亂想東想西,向百媚道了謝之後進了內廳。

內廳空間很大,左右前三道牆各站了個巨大的梨花木架、中間則是楬色的大辦公桌,上頭有許多雕花與浮刻。

兩旁的架子上放了許多文件與古式線裝書,甚至還有幾個櫃子放著書簡,滿滿的書籍文件讓架子看起來搖搖欲墜,木桌後面的架子則是放了不少古董,每個看起來似乎都挺有歷史。

辦公桌後方有個戴著眼鏡的中年男人正坐在位置上看著一疊文件,見嘯錚進來後便指了指辦公桌前方的椅子,並露出若有所思的笑容。

「我叫許亦文,是這裡的人事部主任,先坐。」

許亦文這麼說著,嘯錚感覺不大對勁,這跟以往遇過的面試開頭似乎有些不太一樣?

落座之後嘯錚先是打了下招文將手中的面試資料遞給許亦文,對方拿過嘯錚遞來的面試資料並沒有多說幾句、反而是以嘯錚無法理解的嚴肅神情仔仔細細的看完它。

光是看完那本不算太厚的資料,許亦文就花了快十分多鐘,許亦文將資料放在桌上,並沒有如嘯錚所想的那樣緊張的進入面試問答,而是以輕鬆的語氣問著嘯錚,「錢先生,你知道我們這個公司是在做什麼的嗎?」

嘯錚本來想回答,但許亦文又突然做了個手勢讓嘯錚停止開口,自己又接著道:「當初我們在人力資源網上只有透露我們公司是一般上市的貨運公司,需要的員工是司機,但我們沒說清楚的是你成為司機後要載的『東西』是什麼。」許亦文強調了東西兩字,嘯錚一頭霧水,感覺就並不是什麼好事。

「你的資料我看的很仔細,從出生到現在的經歷都沒有什麼問題,我很想馬上用你、但你得先去做職前訓練。」又接著道:「起薪四萬五起跳,有年終獎金有員工旅遊,我想這是個不錯的開始。」

嘯錚聽到待遇後完全忘了前面許亦文強調的東西兩字!這待遇何止不錯,對於他這種只有高中學歷的傢伙而言簡直就很高!嘯錚心中的小算盤不停算著,先前投的公司都是起薪三萬左右的數字甚至更低,他完全沒想到這家公司一開口就是四萬五的高薪,他印象中上古在人力網上的標註起薪沒這麼高啊。

「請問有勞健保嗎?還有工時?」這點挺重要,嘯錚問著,許亦文則點了點頭,「算是責任制,上班不打卡的,我們自己有一套記錄工作內容的方法。」

四萬五起跳含勞健保還有年終獎金等福利,過了這家就沒這麼好的待遇了,重點在起跳!也就是說還會有漲薪資的可能!

嘯錚心裡美滋滋、起薪四萬五多令人開心。

腦中只剩下待遇好跟四萬五兩個詞兒,嘯錚跟許亦文又講了幾句後看了下合約、覺得沒問題便簽下自己的大名,開心的答應後就道了謝離開異客居內廳,完全沒注意到身後許亦文露出燦爛的奸笑。

「快幾十年沒新的司機了,來一個名字這麼給力的真是好運。」

許亦文臉上笑容那一整個擋不住啊,完全沒有剛剛面對嘯錚時擺出的一臉高深莫測,一邊哼著小曲兒一邊拿出茶葉泡茶,放茶葉的同時伸出一根手指點了下桌上那張嘯錚簽過名的工作合約。

工作合約背面此時浮現出了淡淡的金色表格,上面甚至還出現了些奇怪的文字與嘯錚的照片。

嘯錚從異客居走出後,突然不知從哪冒出一堆人跑來跟他恭賀,男女老少都有、且都是上古的員工,許多人跟他交換了手機號碼或是聯絡方式,嘯錚人生中第一次遇到才剛面試完就這麼受歡迎的奇怪狀況。

要不是大堂的那個西裝男將所有人攔下,搞不好嘯錚就這麼被熱烈的人群給堵在長廊出不來了。

直到出了公司大門,嘯錚轉身一看,方才看到的華麗大門早就消失的無影無蹤、只剩下改成在看色蜘蛛網的濃妝女郎與裝飾惡俗的檳榔攤。

嘯錚心中再度萬馬奔騰。

真的見鬼了!

濃妝女郎轉過頭來,這次沒有再露出不屑的神色、但是表情依舊很跩。

「歡迎來到上古。」濃妝女郎勾了勾嘴角,另一手沒夾著菸的手遞了張名片出來,「我叫小玲,是前示線管理員,咱們以後就是同事了。」

自對方手中接過名片,嘯錚略掃了下便將名片放入口袋,「我想問一下,什麼是前示線?還有為什麼公司門口會變那樣,難道是什麼3D效果嗎?還是……

嘯錚連續問了好幾個問題,小玲翻了下白眼,頭痛的止住嘯錚的問題。

「明天開始你有一個月的職前訓練吧?你的所有問題職前訓練都有解答。」小玲吐了口煙,「我知道你很多問題想問,別這麼急。」小玲慢吞吞地,嘯錚見狀也知道對方並不想多說。

「把我的號碼先記入手機,名片別丟了。」

小玲擺了擺手,回過頭去繼續看電視。

#

奶奶得知嘯錚找到了個薪水不錯的工作後心情是既高興又難過,高興是在孫子的新工作待遇不錯、難過的是自己年紀大了讓孫子得辛苦照顧著。

嘯錚只是笑著表示要她不要難過,這是他該做的。

雖然上古這家公司整個奇怪,但看到公司的員工那股熱乎勁兒跟讓人眼紅的待遇,嘯錚心中再有什麼想法也都被自己壓下,對現在的他來說最重要的是薪水!是錢!要養家活口!

一想到自己的存款數字後嘯錚馬上妥協在現實面前了。

第二天起床後,嘯錚早早做了早餐、換了套輕便的服裝後便拿著公事包出門前往上古。

依然是一樣的檳榔攤、再度被小玲吐了口嗆死人的煙之後嘯錚再度來到了上古的大堂,跟昨天的不同的是大堂這次不再只有西裝男孤零零的一個人,另外還有兩個男人正和西裝男不知道正在說著什麼。

西裝男講到一半見到嘯錚出現,立刻中斷與兩個男人的對話,對著嘯錚道:「桃林苑!左邊進去後跟著長廊走到底那間!」

嘯錚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有聽到,而方才與西裝男講話的兩名男人轉頭過來,嘯錚看了眼後心中忿忿不已。

這媲美名模的身高跟長相是哪樣?還是對雙胞胎!

人比人氣死人啊,一大清早來個美女再不行來個妹子也行啊,啊那個小玲不算、她是鬼。

「這新來的?」右邊的雙胞胎之一有些好奇的看著嘯錚。

「咦,竟是凡人?」左邊的雙胞胎吃了好大一驚。

西裝男苦笑,「那是我們這新來的司機,正要去訓練呢。」他一邊講著、一邊從桌上拿起兩張不知道是用來做什麼的卡片,先是在一份文件上做著核對的動作,接著又提筆寫了些東西。

「阿錚!」西裝男喊,嘯錚還在雙胞胎的那句凡人感到疑惑,便立刻被這稱呼給愣的看了眼對方。

我哪時跟你那麼熟了?

嘯錚看對方。

西裝男看嘯錚。

雙胞胎看著兩人。

「你快點過去吧,時間快到了小心來不及。」西裝男笑著提醒。

嘯錚這才看了下手錶,驚訝了下向西裝男道謝後快步走向後方的八卦門。

右邊的雙胞胎顯的比較沉穩,「鍾先生,吾記得此處並無普通的凡人。」講話很是古味濃厚,西裝男聳了聳肩。

「沒什麼,那傢伙自己來的,我們也是很驚訝。」西裝男回道。

「現今竟有無法力的凡人能進此處,可真令人匪夷所思啊。」左邊的雙胞胎語氣輕巧,個性顯的比較活潑。

西裝男笑瞇了眼,「但我們也很期待阿錚會給我們一些驚喜,畢竟他的名字是能趨邪避兇的好名字啊。」他這麼說著,而雙胞胎也有些驚訝的看著他,西裝男搖搖頭並沒有再往下多說,手拿著文件將文件擺正向著雙胞胎的方向。

「好了,要回去那邊是吧,在這邊簽個名,半個時辰後車就會回來了。」

嘯錚走進左邊的八卦門後,被和昨天另一邊的庭園造景差異極大的風格給震撼了很大一下。

左邊的八卦門後進來仍舊是條長廊,但是兩旁卻種了滿滿的桃樹,沒有像隔壁長廊那樣子還有衍生出石板小路通往其他別院,這裡的兩旁除了桃樹就是桃樹,上面還結著尚未成熟的桃子,嘯錚想了想,五月是桃子的結果時期嗎?

沒來得及想太多,嘯錚理了下頭髮便往前走去,左邊這裡的長廊比起另一邊來說有些彎曲,走沒多久往後一看就看不到大堂的八卦門了。

桃子雖然還沒成熟,但是已經隱約有香氣傳來,沿路這樣聞著香氣,嘯錚原本已經吃過早餐的肚子此時又有些感到飢餓了。

這公司的人到底怎麼種樹的,種出的桃子都還沒熟就這麼厲害。

嘯錚按按肚子走到了長廊盡頭,和異客居的建築格式相差挺大,桃林苑共有三座兩層高的小樓、中央主樓明顯比另外兩座小樓還來得大,前面的院子也比異客居還要大很多,基本上已經可以當成一個小廣場來看。

右邊小樓的門口前有個穿著時髦的漂亮女性正拿著手機在看著,嘯錚一走進桃林苑後、那名時髦的女性便馬上抬起頭看向嘯錚,接著向嘯錚招了下手。

嘯錚走過去後,對方將手機放入口袋、向嘯錚伸出手握了下,並介紹自己。

「我是這次幫你做訓練的輔導員,琴秀鳴,可以叫我琴姐或是秀鳴姐就好。」琴秀鳴揚著爽朗的笑容介紹自己。

嘯錚瞬間被笑容治癒了。

「琴姐好,我是錢嘯錚,叫我阿錚就好了!」嘯錚馬上介紹自己,前輩面前必須要有禮貌!

琴秀鳴點了下頭,對於這位新來的後輩挺有好感,「我先跟你大約講一下公司格局。」

「上古的內部格式大約可以分成四個區塊,嘯錚一開始進來的檳榔攤、進來後的接待大堂、右手邊的普通員工和高級員工辦公區、左手邊的特殊職員區。」

「另外前示線是老闆很久以前弄的幻陣,主要是防止邪物進入公司以及跟凡世阻隔開來、避免普通人誤進公司內部,小玲是百年畫妖,她的實力不弱、因此擔任前示線管理員,也是門口的警衛。」

琴秀鳴停下話,看著面呈呆滯的嘯錚。

嘯錚心中彷彿有千萬隻草泥馬用力輾過。

「哈囉?阿錚弟弟?」琴秀鳴擔心的在嘯錚臉前揮了揮,百年畫妖很稀有嗎?新來的弟弟感覺不太對勁。

「琴、琴姐妳剛剛說幻陣?然然然然後小玲姐是妖妖妖妖妖怪?」嘯錚冷汗直流、講句話像在跳針!

琴姐露出驚訝的表情,「我以為你知道呢,這公司沒半個是普通的凡人啊!」

嘯錚閉上眼睛揉揉眉間,一定是我問的方式不對!明明琴姐前面講的話還很正常啊,為什麼會突然出現妖怪這詞兒!

於是他又問,「好吧我、我換個問題,琴姐妳是正常人對吧?」

感覺好沒禮貌,但是琴秀鳴似乎不太介意。

「呵呵我不是人類,我是琴妖。」琴秀鳴很開心、嘯錚表情很揪心。

所以他在不知不覺中進了一個全都不是人的妖怪公司嗎!而且他還在跟一個妖怪聊天說話!

嘯錚風中凌亂,琴秀鳴的笑容依容爽朗。

「好、好的琴姐妳妳讓我消化一下,所以這間公司,嗯,沒有正常人……不對!所以沒有人類?」嘯錚糾結的問琴秀鳴,對方偏頭想了想,半是搖頭又是點頭。

大姐妳給我個確定的答案啊,又點頭又搖頭的是想表示什麼呀。

琴秀鳴摸摸下巴,「應該說公司內也是有人類,但是都不是凡人,大部份是有法力的有能力的術士與道士。」

「但我沒有像妳說的那種什麼法力能力等等的東西,我只是個普通人、什麼都不知道!」他現在好怕被吃掉,書裡都說妖怪會吃人的是該怎麼辦啊。

看著嘯錚悲憤的表情,琴秀鳴似乎是明白了什麼事,臉上原本的笑容漸漸收斂、取而代之的是非常非常驚訝的O型嘴。

「咦咦咦咦咦!所以你是凡人!啥都不會的凡人!」三個驚嘆號外加高八度音,該說真不愧是琴妖嗎音域真廣。

嘯錚揉揉被八度音摧殘的耳朵,哀傷地想著我哪有啥都不會,好歹老子還是高中畢業做過許多工作的社會人士。

琴秀鳴在喊完後立刻拍了拍自己的臉,讓自己的表情變回原來的樣子,但是語氣中仍免不了一絲躍躍欲試的感覺,「沒關係我這是第一次帶凡人,很好!非常有挑戰性!」琴秀鳴用力怕了拍嘯錚的肩膀,很豪邁的保證,「我會在這一個月把你從啥都不會的菜鳥變成啥都會的高手!」

不不我只要會基本的就好了,嘯錚冷汗岑岑,怕怕地試探問著,「那個,琴姐。」吞了下口水,「妖怪,會吃人嗎?」他真的好怕身處在一個小命容易不保的地方。

琴秀鳴柳眉斜豎,嘯錚心裡警鐘大力敲著,雖然美女生氣一樣好看但對方不是普通的美女是個琴妖!

嘯錚心中的恐懼愈來愈重,對於未知的東西,這種感覺他在小時候遇過一次後就再也不想遇到了。

「不會吃人,吃人是會有穢氣跟著一輩子的、想消都很難。」琴秀鳴皺起好看的眉,像是想起什麼噁心的東西,「阿錚,無論是任何神靈妖鬼,除非發狂或是邪穢上身、否則是不會吃人的,你要記住這點,妖怪有好有壞、就跟你們人類一樣也有好人跟壞人。」

嘯錚腦中依然很混亂,心理層面的壓力讓他有些無法將話聽進去,見嘯錚臉色異常蒼白,琴秀鳴嘆了口氣,揉揉額角清了下喉嚨,接著開口卻並非講話,而是發出了像琴被撥動一般的聲音。

嘯錚原本心情完全無法平復下來,但是在聽到琴音後原本雜亂的腦袋漸漸靜下,待琴秀鳴闔上嘴後、琴音嘎然而止,嘯錚的臉色也回復了許多。

眼神有些複雜的看了下琴秀鳴,「謝謝琴姐。」他知道剛剛對方是在幫他靜下心來不那麼混亂,看來自己的一些想法是需要修正的、雖然一時片刻還不能接受就是了。

琴秀鳴無奈的笑笑,「沒有關係,我知道你沒有惡意。」擺了擺手,琴秀鳴看著嘯錚的眼睛,「阿錚,現在你還只是在訓練的前段,因為你已經簽下合約了,所以我也不希望你突然放棄,我相信許主管,他會跟你簽約就代表你有能力擔任這個職務,而且有些東西你必須要自己想通。」

嘯錚聽後,遲疑了片刻,接著認真的點了下頭,琴秀鳴見狀、露出原本的爽朗笑容,轉身推開小樓的大門,「那麼接下來我們進去坐著講吧,也比較好說話。」

嘯錚跟著進入,小樓的一樓是幾個排列整齊的辦公桌隔間,琴秀鳴順勢介紹,「桃林苑這邊比較特別,中間那棟主樓是老闆專用,沒有通知就不能進入,左右樓都是『司機』們的辦公兼會議樓,一樓是辦公用、二樓是會議廳,司機個每個人都有自己專用的隔間。」帶著嘯錚往上走,琴秀鳴一邊講解著。

二樓的會議廳中央有座巨大的會議桌以及掛在牆上的玻璃白板,旁邊有著許多舒適柔軟的椅子,琴秀鳴指了指示意嘯錚坐下後,從一旁的小櫃子裡拿出支白板筆,拔起蓋子後便在玻璃上寫了幾個字。

崑崙、隱、顯。

三個不同的字詞,琴秀鳴在它們的中間各標了一個單向的箭頭符號。

「我現在講的這些很重要,記不起來可以抄一下。」她笑道,嘯錚見狀便拿出公事包裡的小記事本與筆開始跟著抄抄寫寫。

「講這邊之前你得先把你在人間學的那套世界理論丟一旁去。」琴秀鳴指了指白板,「首先是最基本的知識,我們所在的世界分為三個,崑崙、隱世、顯世,普通我們就直接喊『三界』,而我們現在所處的世界在這邊。」她在顯字上面打了個勾作為表示。

嘯錚第一次聽到除了自己的世界之外還有其他的空間存在,不知道為何除了新奇之外更多的是不知所措。而琴秀鳴並沒有多說什麼,有些東西是嘯錚需要自己調適的,她幫不上忙。

「一般我們所知道的三十三重天、地府,抑或是西方那邊所說的天堂地獄,這都是屬於『界中界』的一種,不同的信仰與神系分邊別有著不同的界中界派別。」琴秀鳴在顯字的下方寫了三十三重天,又畫了一個長著角的小鬼與一個天使光環,「平常我們是接東方神系的委託居多,但因為最近這幾十年人間的發展有些出乎我們我的意料,所以連帶的我們的委託也逐漸遍布各個神系。」

白板筆在標示著三界的字上面各打了一個三角形,琴秀鳴在三個三角形中間又分別標上分、分、總,「上古的公司在崑崙和隱世各有一間小型的分公司服務處,總公司就是我們位於顯世的所處的這個地方。」講完後,琴秀鳴又稍停了片刻,等了下嘯錚將方才所說的東西消化完後才又繼續開口。

「基本上三界的往來是由我們公司完全壟斷。」琴秀鳴在三個界之間的單向箭頭上打了個叉,「沒有人知道老闆是怎麼壟斷這項業務的,大概只有崑崙那邊的人有聽說過老闆以前的一些事跡。」聳了聳肩,琴秀鳴覺得這並非很重要,只是稍稍帶過闆的事情。

嘯錚邊記的同時卻覺得這個老闆有點恐怖,世界與世界之間的往來竟然能做到完全龔斷,難道不會遭人眼紅或是怨恨嗎?

他沒將這些想法說起來,只是認為有些東西自己斟酌思考比較好一點。

「再來重點講『司機』的性質跟工作內容。」琴秀鳴接著另外寫出了司機兩字並圈起,從右方拉出兩條線。

「上古的『司機』依負責不同的領域在桃林苑分成左右兩樓。」兩條線分上標上了左跟右,「右樓是單純負責顯世這裡的事務,左樓則是負責三界往來的業務,左右樓因為跑的地方不同、所以一般而言我們的業務是完全分開的。」

 「司機要做的主要工作無非就是運送乘客,不管乘客是哪種族群、出於什麼目的,只要我們接下委託我們就一律不會過問,把人載到目的地後我們的工作就算完成。」琴秀嗚手中的白板筆敲了下桌子,「不過因為我們的立場是保持中立,什麼勢力都有接觸,所以我們公司也蠻常遭人攻擊的。」

她聳了聳肩,語氣似乎很不在意的輕輕挑過,但嘯錚卻感到一陣心慌。

所以司機這職業原來是高危險群職業嗎?

他錯了、四萬五不夠看啊!

「不過你放心,公司有規定,司機在工作期間是不負責保護乘客的、除非司機當做順便接外快,這個就要另外收費,而且司機在工作期間若是因為乘客的關係受傷,我們公司會有專人會去索取賠償的。」

琴秀鳴說到一半突然像是想起什麼似的,看著嘯錚問道:「司機每次接委託都是以天數計算的喔,因為有時候界中界裡面過的時間跟外界是不同的,你有家人嗎?」嘯錚點了點頭。

「我家就我奶奶跟我妹妹而已,但是我奶奶是每個月要固定去醫院做檢查的。」嘯錚想了下,問:「司機的交通工具……」他沒有說出接下來的話,總覺得這交通工具並不是他認為的就只有汽機車這種普通的交通工具。

「運送工具的話公司會撥給你,通常是給你會用的,不過公司有規定司機每年都要進修其他運送工具喔。」琴秀鳴笑道,「當然有些司機的運送工具是自己的,這種自備運送工具的司機公司會再另外給一筆維修保養費。」

「聽琴姐這樣說,我比較擔心到時候我離開家裡時間太久我家人該怎麼辦。」

嘯錚有些懊惱的說,畢竟對自己而言賺錢的目的就是為了家人,如果因為工作關係而顧不到家人的話就非他原意了。

琴秀鳴倒是一臉的輕鬆,「到時候有這種事發生可以先跟公司報備,你的情況比較特殊,我想許主管那裡應該都會注意的。」

 

待嘯錚在會議廳聽完琴秀鳴的基本講解後,時間也不知不覺接近中午。

雖說嘯錚聽完了一早上的課程,但心裡仍對司機這一個工作完全沒譜,畢竟這個工作與以前所知道的一切相差太多、更別論還扯到那些非科學能解釋的生物和現象。

『我們不止在人力網上刊登廣告,就連各大報也有刊登,不過我們的廣告正常來說凡人是看不到的。』

琴秀鳴說的話讓他心裡不由得有些發慌,區區一個普通人到底怎麼能見到那個徵才廣告的?

完全無解。

方才替他講解的琴秀鳴先離開片刻去處理事情,只留下寫滿字的白板跟自己的公事包陪著他坐在會議室,嘯錚見狀只好無聊的拿起手機刷起網頁來打發時間。

聽見有人上樓的腳步聲,嘯錚愣了下,琴秀鳴有這麼快就處理完事情了嗎?

「錢嘯錚!難怪我就覺得這名字怎麼這麼熟悉!

走上樓來的人是個青年,熟昵的語氣跟講話方式讓嘯錚有些覺得奇怪,雖然這公司的人似乎都是自來熟,但至少他應該不認識這名青年。

「請問你是?」

青年聽到嘯錚這麼問的時候表情誇張的露出很大的打擊,「你竟然忘了我!虧我們國中那時還是一起幫忙找你妹的好兄弟!」青年做出捧心狀,「真是太令我心痛了,我是衛子航啊。」

嘯錚瞪大眼睛,這才想起當初國中時是真的有這麼一號人物,打架相當兇猛、當初跟嘯錚曾經打過好幾場架,後來變成朋友,更是在錢嘯云差點被拐走時幫忙的好哥們之一,只是國中畢業後就失去了聯絡方式。

但他沒有想到再次見面時竟然是在這種地方相遇!

「等等。」嘯錚瞪他,「所以你不是人?」

衛子航被不是人這句給噎到。

「什麼我不是人,那是因為我家代代都是道士,對這些東西早就熟到不能再熟啦。」衛子航沒好氣的說,然後從手中的塑膠袋拿起兩個便當,一個遞給嘯錚。

「剛遇到老大,她叫我拿一份給你。」衛子航痞痞的說,一邊拉過一張椅子坐下並打開飯盒開動。

「老大?」

「就是琴秀鳴,她講課時沒告訴你嗎?她是右樓司機的老大,右樓的樓長。」

嘯錚點了點頭,訝異一個算是主管級的人物竟然會幫自己做職前訓練,該是他太榮幸還是他太菜?不過遇到以前的國中朋友也是他完全沒預料的事。

「你也是司機?」嘯錚一邊打開飯盒問,將手中束著的橡皮筋丟到一旁。

「對啊,我大學讀到一半就自己退學跑來做司機了,差點被我爸給打死,至少做三年有囉。」

衛子航拆著免洗筷說,「不過我真沒想到你竟然進得來這裡,昨天公司的聊天室裡大家一聽到有個凡人全都炸開了。」衛子航哈哈笑著,嘯錚聞言也只能無奈。

「我到現在還是對這一切很混亂。」嘯錚嘆了口氣道,看著手中的便當有些食不下嚥。

衛子航吞下一口飯,蠻不經意的道:「我覺得你不用太擔心就是了,因為些東西平常就在我們身邊,只是你以前不知道,喏、現在也只是一下子知道了你沒辦法全部接受而已。」再度吞了口飯,衛子航有些安慰的意思。

 

創作者介紹

幻想記錄室

房東;掌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